网爱自白

    时间:2018-02-06 当QQ聊天风靡神州大地之际,我居然对这个新生的男女交往方式一窍不通。那个时候,我还整天捧着电大的课本苦苦攻读注册会计师。
    我的性经验不多,结婚前只和一个男人有过肉体上的关係,他是我的初恋男友。
    我是个比较保守的女孩,开始时我只同意男友亲嘴、摸奶,对于男人们最急于得到的大腿下面的那个神秘器官,我一直是执意固守,最多只是让他隔着我的裤子摸摸。女人其实是最好哄骗的,先是答应他隔着裤子摸我的屄,然后又答应他伸进裤子隔着三角裤衩摸我的屄,而当男友掏出他那毛茸茸的大阴茎诱惑我时,我的最后防线溃败了,他顺利地把手伸了进来,他不但摸了,而且抠了,最后,就像所有的单纯女孩一样,我乖乖地被他扒下了裤衩,接受了他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的插入。我被男人操了!!
    我天真地以为,既然他操了我的屄,我们就是永远的夫妻了。于是,我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操,半年时间里,他足足操了我一百次!!他并没有因为操了我就娶了我,当他操腻了、玩够了,他把我甩了。
    一年以后,在我现在的单位,我结识了现在的丈夫。他是单位里一个业务科长,他被我的美艳俘虏了。当我告诉他我已经不是处女,曾经被男人实实在在地干过时,他坚定地表示不在乎,他说他爱我的人!于是我嫁给了他。
    我们婚后的生活还算是完美的,尤其是我俩的性生活非常和谐。每天晚上,我都施出万种风姿,用我的身体去满足我的丈夫。虽然我对性技巧不怎么在行,但毕竟我曾经有过近百次被前男友操的经验,伺候起我那没有性经验的丈夫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。每一次性交,都是在我丈夫愉快的呻吟中结束。
    第二年,我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。安逸的工作和舒适的家庭,使得我有了这辈子作一个贤妻良母的保守念头。
    我由一个标準的良家少妇蜕变成一个典型的淫蕩女人,还是起缘于目前依然强劲流行的网络聊天。
    我在单位作财务工作,除了我,科里还有三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姐妹。我在单位没有什么靠山,完全是凭自己的才能得到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的。天生要强的我决心不辜负领导们对我的赏识,整天埋案俯首,勤恳工作。
    几个姐妹们则一有空闲就坐到了科里的电脑前,看她们聚精会神的样子,我开始还以为她们是在製作什么表格一类的,后来才知道,她们都是在和网友聊天。从她们那里,我知道了那叫QQ.
    聊天?我对她们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!就那样你一句我一句,有什么意思呀?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嘛!
    姐妹们劝说我也上网聊天,说和陌生的男人聊天很上瘾、很刺激的。我拒绝了她们的好意。我实在想像不出来和陌生人聊天有什么瘾头和刺激!
    有一次,其中的小娜一连请了三天假。第四天上班的时候,小娜脸上蕩漾着喜悦之情。丽丽和阿娇迫不及待地围住了她:「快说说,怎么样?」「看样子干上了?」我感到莫名其妙,不知道她们在搞什么。
    虽然我没有和她们一样聊天,但我们四个人依然非常友好,她们有什么事情也不避讳我。「你们猜猜!」小娜故意作出一付神秘的样子。「哎呀,我们又没藏在你们床底下,谁知道你们是怎样的过程呀?」「好妹妹,你就别谗我们了,告诉我们吧。」小娜向四周望了望,确认财务科内没有外人,然后带着几分得意地神态说道:「别急,我慢慢说给你们听。
    他远比我想像的要帅多了,高高的个子,非常有风度。我下车时,他早就等候在车站了。「此时,我已经明白了:这个疯丫头肯定是去会网友了。我感到好奇,放下手里的活计,也凑了过来。」他带我去了一家豪华的旅馆,原来他早就订好了房间。
    「」你们一进屋,他是不是就动手了?「阿娇问道。」没有,初次见面,刚进屋就来脱女人的裤子,岂不是太没风度了?我俩聊了很久,他才靠到我身边坐下了。「」那你没看见他裤裆硬起来没有?「性急的阿娇丝毫不觉得问的粗俗。」开始他坐在沙发上,我坐在床边,他又没有摸到我,他怎么硬呀?「」他坐到你身边肯定是要搂你了。「丽丽说。」嗯!他先是搂着我的腰,然后就扳过我的脸,开始亲我。「哇」,你太幸福了,快接着讲。「」后来就不用说了,你们都都想象的到嘛。「」不行,我们都讲给你听了,你也必须详细告诉我们。「阿娇和丽丽都不依不饶。
    小娜顿了顿,只好娓娓道来:「他一面亲我,一面把我伸到了我的胸前,隔着衣服抚摸我的乳房,然后,她把我的衣襟撩了起来,掀起了我的乳罩,把我的两个乳房全部暴露出来。他温柔地揉着我的奶子,拨弄我的奶头,嘴里不住地夸讚我的乳房丰满。」「他咂没咂你奶头?」阿娇眼睛闪烁着情慾的光芒。「别插嘴,叫小娜慢慢说嘛。」丽丽白了阿娇一眼。本来我只想简单听几句就去工作的,但此时我却挪不动步子了,我扯过椅子也坐了下来。「男人还有不咂女人奶头的?他当然咂了。他把我扳倒在床上,趴到我身子上又咂又舔的,简直把我咂酥了。我感觉裤裆热辣辣的,淫水早就流出来了。
    咂了一阵子,他开始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衩里摸屄。他太会摆弄女人了,手指头不断地在我屄里进进出出,直搞的我几乎大叫「亲哥哥,我受不了了,快来操我吧!」他扒光了我全部衣服,然后自己也开始脱光了衣服。天啊,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,足有平常男人一个半大。他拿起我的手按在了他的鸡巴上,他的鸡巴热的烫手。他也非常兴奋,我摸了没几下,就有白汤从鸡巴眼里流了出来,弄得我手指缝里都是。
    后来,他就趴到我身上,把他的大鸡巴操了进来。他非常能干,连续操了我近一个小时才射精。「」他的精液多不多?「此时的丽丽也急不可耐了。」多,他射的真是多,足足能有三羹匙。他是我见过射的最多的男人。「听着小娜诉说这香艳的故事,我感到浑身发热,裤裆里面热热的。」
    那后来怎么样了?「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。
    阿娇哈哈大笑:「呀,我们的文娟也受不了了?你不是不喜欢聊天吗?」「不喜欢聊天就等于不爱听黄色故事?臭丫头!」我反驳道。「你要知道,这个故事可是因为聊天才发生的呀。」「别闹了,快叫小娜讲完。」丽丽制止了我和阿娇的斗嘴。小娜喝了一口水,接着说下去。「操完了,我们就搂在一堆儿说些亲热的话。歇了半来小时,他提出再上来操。我答应了,其实我也非常想再叫他操我。
    到天黑时,我们一连操了三次,才下楼去餐厅吃饭。我们俩要了一瓶XO,都喝的有点多。因为酒精和性慾的兴奋作用,那一夜我俩根本没有睡觉,尽情地欢乐。他真厉害,晚上又操了我五次,而且次次都有很浓的精液射出来。第二天,我们在那个城市到处玩了一天,他很大方,给我买了很多化妆品。如果不是要在三天内赶回来,我还会再让他搂一宿。
    太过瘾了,他是我见过这些网友中最能操、最会操的。「」什么?小娜,你不止和一个网友那个过?「我感到吃惊。」呦,文娟,你都是过来人了,干嘛这个那个的,直说我和很多网友操过不就得了?是呀,我不止和一个网友干过,大概有六、七个吧。「小娜好像故意谗我似的。」文娟,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这样保守?我们女人最宝贵的青春能有几年呀?这年头,就兴男人在外面十个八个地操野屄,就不兴我们女人也尝尝野屌?女人没情夫,不如老母猪!谁还像你这样整天夹着一个男人的鸡巴还觉得很知足的?「阿娇露骨地开导起我来。」是啊,文娟,实话对你说吧,加上网友,我已经和十一个男人干过了,过两天,我还要和新认识的网友干呢!凭你这样漂亮,什么样的男人玩不到?何苦来糟蹋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啊!「表面相对文静的丽丽开起口来也是叫我脸红。
    「文娟姐,我们知道你对姐夫有感情,可家庭美满也表现的不在这上呀?你给他生孩子、洗衣服、烧火做饭作家务,晚上还要给他泻慾火,也算对得起他了。
    怎么,玩几个男人就是没感情了?封建!!你看人家美国、意大利,老公还陪着老婆去操屄,事后还当着别的男人面用卫生纸给老婆擦屄!青春不挨操,老了没人要!等你人老珠黄时,就是你自己扒了裤子让男人干,怕是也难啊!」小娜比我年龄小,一向喊我姐姐。
    「其实我们女人天生就是生来给男人操的,文娟,你别再傻了,趁着现在年轻有魅力,多找几个好男人玩玩,过过鸡巴瘾。
    现在还有什么令我们女人快乐的?不就是撅着屁股叫男人操最舒服吗?整天就叫自己丈夫操,那还有什么乐趣呀?现在的女人,大凡有点姿色,哪个不被五七六个、十个八个男人操过?「」文娟,你现在想得开还来的及,只要你点头,我们给你联繫男人,高的矮的、粗的长的,随你挑。保证个个比你老公会操!「」对,咱给文娟姐也申请个QQ号码,叫她没事也到网上钓男人。别看她现在扭扭捏捏,只要是她聊上合意的,出去被网友操上一次,怕我们让她回头都难了。「她们三个七嘴八舌、唧唧喳喳,说的这些话就是我和老公看过的黄色影碟里也没有出现过。要不是有人进来报销,还不知道她们能说出什么来呢。
    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当我坐下来时,感到裤衩裆部凉凉的,天,我流出水了。
    那天,我没有心思去完成手里的工作,脑海里翻腾着姐妹们说过的每一句话。是啊,她们说的对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青春是非常短暂的。女人的快乐是什么?不就是她们说的被男人操吗?过去我被前男友操时,我感觉到了快感;结婚后,当老公操我时,我同样感到了快感。这不正说明女人被男人操是舒服的吗?我真的就是本性保守吗?那为什么我屄里流出水来了?我是听着别的男人的性事而流出水来的。当小娜述说她和网友性交的故事时,我曾幻想那个被网友操了一宿的是我!!看来,我也是个有情有欲的正常女人,我也渴望被其他的男人来操,我也渴望这辈子能夹上十根,不,是二十根、三十根男人的粗鸡巴!!
    我动了春心,我的屄里又流出来黏糊糊的淫水。我改变了以往的思想,我决定也尝试一下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操的快感。
    那天晚上,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,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。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,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,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,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。女人嘛,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,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。今天晚上,我的亢奋是我把趴在身上的丈夫幻想成了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    事后,丈夫搂着我问:「老婆,今晚你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淫水啊?」我不会告诉他真正的原因:「怎么,流的多你不喜欢吗?还用问,你把我操舒服了呀?」过去。丈夫经常叫我说一些「操」「屄」「鸡巴」等淫秽的字眼来刺激他,我都感到难以启齿。今天晚上,我竟然说这个「操」字如此顺口。丈夫一听我说了操字,兴奋的不得了,软绵绵的鸡巴立马又硬了起来,接着趴到我身上又狠狠地操了我一次。
    丈夫打着甜蜜的鼾声睡着了。我起身来到卫生间,蹲在地上,用水洗净了丈夫的精液。我养成了习惯,每次干完都要把精液洗出来,否则我就感到不舒服。
    对着卫生间墙壁上的镜子,我欣赏着自己那散发着青春活力的美丽胴体:如同两个刚出笼的发面大馒头一样丰满的双乳,沉甸甸、颤巍巍,两颗圆润娇艳的奶头就像熟透了的樱桃,光洁平坦的小腹没有一点赘肉,肥硕浑圆的美臀如同两座高耸的山峰,深凹的臀沟就像一条大峡谷引人暇思,微微隆起的阴阜上,覆盖着几缕纤细、黑亮的阴毛,两道粉红色的肉唇在雪白的大腿间若隐若现。太美了,怪不得丈夫总是欣赏不够我的胴体,玩不腻我身上的每一处沟壑、峰谷。
    如此美艳的肉体,难道我这辈子真的就只把它交给自己的丈夫玩弄吗?记得我丈夫常说:「老婆,我太幸福了,你知道你的这身白肉是多么的令人陶醉吗?
    要是别的男人见到了你的肉体,不知道要如何疯狂呢?」是啊,老天偏袒我,有了这样一副令无数女人羡慕的好身材。既然老天给了我如此美艳的东西,难道就叫我用它来满足我的丈夫吗?不,姐妹说的对,女人的身体是给男人玩的,让更多的男人来操进我们的屄,令他们获得蚀骨消婚的快乐,这才是我们女人的天职!这个世界需要男人们去创造,而我们女人就是要用我们的乳房、大腿、屁股和骚屄去伺候这些创造世界的男人!!
    我再也不能虚度年华了,我要像姐妹们一样,开放我的思想,释放我的慾望,我要向众多的男人敞开我的肉体,让他们来摸我的乳房、咂我的奶头、舔我的屁股、操我的嫩屄!趁着我的肉体还令男人们嚮往,我要叫他们把精液喷洒在我的屄里、我的肛门里、我的嘴巴里,我身上的每一处都要用男人的精液沐浴。
    阿娇给我申请了QQ号码,并帮我取了个名子:女人香。这是个令男人想入非非的名子,我很满意。由于我有电脑基础,所以很快就熟练了QQ聊天。开始几次,我是在姐妹们眼皮底下聊天的,因为她们要指导我。虽然有几个男网友主动找我聊,但都是一些客套话。有几个网友有深聊的意思,她们在旁边看着,我感觉不自然,就婉言谢绝了对方。
    阿娇见我没有突破,着急了:「我说你呀,叫你聊天不是叫你聊什么理想、生活,那都是开始铺路的前奏,如果你老是这样鸡呀狗的,男人就都跑了。」「那我聊什么呀?」「聊性呀。男人和你聊天,目的就一个:刺激。先是获得我们语言上的刺激,最后的目的当然是把我们弄到床上操我们了。你看,那天那个男人问你乳房有多大,你干嘛不告诉他呀?」「那多难为情呀。」
    我说。「咳,你们又没有面对面,有什么难为情的?他敢问,你就不敢回答?你就把网友当成自己丈夫,有什么就说。别说问你乳房有多大,就是问你屄有多紧也无所谓。勇敢点嘛,那样会特别刺激的。」阿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「这玩艺可比谈恋爱刺激多了,恋爱时俩人不好意思深说,网上聊天就不一样了。别说男人想获得刺激,我们女人不也想被男人刺激吗?」「那你和网友都聊什么呀?」我向阿娇请教道。「就是我们身上那些东西呗。聊乳房、聊屁股、聊他们的鸡巴、聊男人怎样操女人,女人如何给男人操。每一次,我都聊到湿了裤衩才罢休。」
    在姐妹的唆使下,我渐渐放开了。语言也越来越大胆,但还没有突破她们那样露骨的程度。
    我接触的这些网友们有一个共性:他们聊了不久就露出了色慾的本性,不是说想摸我乳房就是说想看我屁股,甚至有的没聊几回就说出了「咱俩见面操一下吧?」的猥亵话来。虽然男人的粗野能使我感到脸红心跳,但却难以叫我发生强烈的生理反应,我很少在聊天时湿了裤衩。我是一个需要慢慢挑逗的女人。他们的直白和急促,真的令我不太适应。或许是我回答的不令他们满意、不够刺激,一些网友慢慢离开了我。
    看到网友越来越少,我很着急。我知道他们是没有获得充足的性刺激而对我失望了。我恨自己,为什么这样羞涩。不就是说下流话吗?有什么难的?我偷偷在心里练习说网友们可能会问到的淫秽话,什么「我乐意叫你操我。」「我喜欢又粗又大的鸡巴。」等等。可是一到正八经时候,话到嘴边,手指却不听使唤,打不出我想说出来的字来。我也恨这些网友们:你们为什么如此性急?
    难道你们就不懂得女人是要慢慢挑逗的吗?像我这样内向性格的女人,一旦被你们诱惑上了,别说是叫我回答你们下流的话,就是约我出去被你们操也是可能的呀。我也想叫你们听得硬起来,但你们耐性太差了。凡事将就个缘分,既然你们等不及而离开我,那也叫别怪我不够朋友了。我是不会主动去求他们回来的。
    姐妹们知道我遭遇到了尴尬,都非常着急。她们都把自己的聊天记录拿给我看,让我学习一些实战经验。她们每人的聊天记录都非常的淫秽,看的我心跳。她们的记录确实叫我学会了很多。说实在的,我真觉得她们是在污辱自己。虽然说女人就是给男人玩的,但总不能在男人面前一点尊严没有了呀。就像阿娇和一个网友说的「我乐意给哥哥舔屁眼!」丽丽和网友说:「你过来我就给你咂鸡巴,还把你的液吃下去!」
    小娜更是过分:「哥,你把尿撒到我嘴巴里吧,我要喝哥的尿!」现在,我也想和男网友性交,愿意被他们翻来覆去地操,但我不能像她们这样毫不保留。毕竟,他们是和我没有深交的男人。我给男人操,只能说是我生理上需要,我得到了想要的快感。而像她们所说的那样给男人舔屁眼、吃精液甚至喝男人尿,这种纯粹是伺候男人舒服的行为,我认为这需要深厚感情才能做到。我有些瞧不起她们。不过,我还是非常感激她们,她们把如此私密的东西给我看,足以证实她们对我的真诚。我答应她们,一旦我和网友操上了,一定把全部细节讲给她们听。
    不久,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个新网友,他的网名叫牛郎。他比我大五岁,是另一个城市的,他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。
    他和那些个猴急的网友不一样,他非常的孺雅,谈吐幽默,温情脉脉。他非常懂得迎合女人的心理,几乎每一句话都是我喜欢听的、渴望听的。他从来没有问我一句色情的话,最过分的也是那句「你的皮肤一定很白、很细嫩。」我迷恋上了他。
    牛郎的出现,让我真正体味到了网络的魔力。
    以前听人们说上网聊天有瘾,我不相信。现在,我信了,而且不能自拔。我没有见过牛郎的样子,但根据我们聊天时的描绘,我知道他是一个令女人心醉的男人。我不再和任何男人聊天,我的QQ好友里只有这个令我神魂颠倒的牛郎!!
    我们每天都要在网上「见面」,每天都要聊上一两个小时。我们聊家常、聊社会、聊生活,我也说不清,这样严肃的话题和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致,为什么和他聊起来就这样津津有味?我们也涉及到了感情,他说他喜欢我,但他的用语很文明,就像初恋的情人谈情说爱时的语言。
    我被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彻底迷惑了。如果一天不和他联繫上,我就无精打采的,干什么都没有心思。记得有一次,他忽然失蹤了,没有按时上线。我整整等了他一天,他还是没有出现。两天、三天、四天,我几乎要发疯了,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。那些天,我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心情非常的沮丧。晚上丈夫和往常一样要和我亲热玩玩时,我第一次拒绝了他。当不识趣的丈夫把手伸进我的裤衩摸我的屄时,我训斥了他。
    我每天都打开QQ等待他的出现,我什么工作也不想做!!姐妹们看出我的消沉,当得知情况后,她们安慰我:「没有事的,或许他有什么特殊事情。过几天他会上来的。」
    「能有什么事情,以前他有事不能上线都提前告诉我的。」我急得快要流出眼泪了。「你没打电话联繫他吗?」姐妹们问我。她们这一问,我感到极为懊悔: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。牛郎曾经要过我的电话号码,我觉得不太妥当,就用「以后再给你吧。」
    推脱了,而他也没好意思主动把号码留给我。他说:「我不会勉强你任何事情的,等你感到合适的时候再把号码给我。」我恨起自己来了,既然大家是朋友,为什么连个电话号码都怕给?姐妹们都埋怨我太过于小心谨慎:「文娟呀,你叫我们说你什么好呀?你的电话号码知道的人不计其数,怎么单单对他就保密起来了呢?可能以后你连身体都会给了他,一个电话号码你倒吝啬起来了。」
    我后悔莫及,我暗下决心,不用等牛郎再要,我一定主动把号码告诉他。
    第七天时,他终于上线了。当那个小企鹅闪烁时,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。原来,他患上了急性肠炎,一连住了六天院。我把我焦急的心情向他表露,我说再见不到你,我真的就要死了。他非常感动,他说他躺在病床上每天都思念我,知道我会着急的。所以一出院他就来到医院旁边的网吧联繫我。原来他还没有回家!!
    我太激动了,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牵挂着我。激动之余,我主动说出了我们之间第一次热辣的情话:「哥,我爱你!我要抱着你好好地亲你!!」他也用热烈的语言回答了我:「好妹妹,我也想亲你的小嘴儿,做梦都想亲到它!亲你亲你亲你!!」「妹,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吧,免得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。」还没等我开口,他先说话了。「好,哥,我给你,只要你想我,随时给我打电话吧。」他把他的电话号码也告诉了我。「妹,我不会乱打电话的,你是有家庭的人,工作环境又不清静,会给你带去麻烦的。不到万不得一,我不挂电话,但我会发短信给你的。」他居然是如此的体贴入微啊!
    我俩真正的进行网恋了。我俩很快就以「老公」「老婆」相称了。
    单位的电脑虽然能够使用,但我已经不满足于每次和牛郎一两个小时的倾诉,何况,姐妹们还会来骚扰我。牛郎说他晚上非常地清闲,如果晚上能聊就好了。
    为了晚上能够和牛郎卿卿我我,我毫不犹豫地把电脑买回了家。丈夫感到不解:「单位有电脑,你干什么买回家一台?」我告诉他我在网上学习,白天在单位很不方便,只有晚上能不受干扰地学习。那时候,我正在自学会计师教材,丈夫深信不疑。
    由于我和丈夫以前几乎每晚都要性交,孩子虽然小但很碍事,我们就给他单独弄了个小房间。于是,我把电脑装在了小屋里。
    每天晚上,我都是急急忙忙地吃完饭,对丈夫说我要学习了,然后一头扎进小屋里,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,常常是牛郎早就等在那边了。
    丈夫并不知道我和一个男人谈上了恋爱,他承担了洗碗哄孩子的工作。
    我和牛郎约定,白天如果彼此方便就聊一会儿,但碍于科里人多眼杂,白天我们聊的很平淡。但晚上我们是必保两到三个小时的亲密叙谈。
    牛郎也是男人,他也有性的要求。渐渐地,我们不再难为情,开始步入性的神秘禁区。
    有一次,丈夫出差了,要四五天才能回来。我把这个喜悦的消息通过手机短信告诉了牛郎,他也是欣喜若狂:「亲爱的,这下我们可以彻夜长谈了。」
    那天晚上,我早早把孩子哄睡了,提着一袋饼乾、一瓶汽水就钻进了小屋里。我不想因为吃饭而耽误了和他亲呢的时间。
    「今天晚上你能行吗?不陪你老婆了?」我问他。提到他老婆,我心里就有点酸溜溜的感觉。「我行的,我能陪你到天亮。有你陪着,我干什么要陪她呢?」「哥,你喜欢她吗?」我问道。对方网友的老婆是每一个上网女人都关心的问题。「过去,我的确很喜欢她,自从结识了你,我就和她冷淡多了。」对他的回答,我感到很满意,也深信他是真心话。
    「妹,今晚我们放鬆些,尽情地聊聊好吗?」「怎么?我们过去不尽情吗?」我感到莫名其妙。「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说咱们能不能谈点其他的?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些深层的问题?」我明白了他的意思,显然,他想和我触及性问题。我装作不明白:「深层问题?什么意思呀?」
    「怎么说好呢,我,我是想问你一些私密的东西。」「我脑子笨,你不要拐弯磨角的,直接说明白好吗?我们都什么关係了呀,你还这样吞吞吐吐。」他停顿了一会儿,显然是在考虑怎么说。「我说出来怕你生气。」「你呀,我生什么气呀。我爱你,你就像我的老公一样,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。」我鼓励他说。「我想问你性的问题。」他终于说了出来。我感到一阵的兴奋。「你问吧,其实你有这个权力呀。你不是说我是你老婆吗?」他非常高兴。
    「妹,你的乳房有多大?」「你猜猜看。」「我又没见过,猜不出来。但我想一定很丰满的。」我的心跳的厉害:「还算大吧,你的手肯定一把握不过来。」在姐妹们的调教下,我早就学会了如何在语言上挑逗男人。「我能摸摸就好了。我做梦都想摸你的乳房。」「我是你老婆,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。」「我现在幻想着你那一对丰满的乳房,白花花、沉甸甸的。
    我一只一只地摸,我要捏你的奶头,把它们拨弄硬了。」我们很自然地进入了网上做爱的前戏。
    老公呀,我的奶头已经都硬了。「我渐渐放鬆了紧张心理。他是我的老公,我有责任令他获得最大的满足。」老婆,我们做个性爱游戏好吗?「」好,只要你喜欢,我做什么都行。「」老婆,我们相隔几百里,我不能在你身边亲手摸你的大乳房。这样好吗。你把你的手借给我用,现在就当它们是我的,你替我摸摸好吗?「他的建议我曾经在一部三级片中看到过。
    我感到很新奇,也很刺激:」好吧,我听你的。就摸乳房吗?「」不,哪能就摸乳房?我还要摸你的大腿、你的屁股、还有你那神秘的小骚屄!妹,我说小骚屄你能够接受吗?「他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牛郎了,男人好色的本质逐渐显露出来。」能接受,你怎么叫都可以的。「」
    好,现在开始你听我的指令。妹,你先把外衣脱了好吗?只留下乳罩。「我脱下了外衣,只穿着那只蕾丝乳罩。」哥,我脱掉了。
    「因为兴奋我打字的手有些颤抖。」你的乳罩肯定是黑色蕾丝的,透明的,看得见你的小奶头,对吧?「他蒙对了。」
    好吧,你不用再打字了,就照着我的话去做。「」妹,把你的右手放在你的左乳房上面,轻轻地揉摸,摸呀摸呀。再放到你的右乳房上面,轻轻地揉,揉啊揉。「我禁闭双眼,按照他的指令轻轻地揉摸着丰满的乳房。」你用两只手同时把你的乳罩掀起来……多么白嫩的大乳房啊……太美了,太美了,那是我今生看见的最美丽的乳房。来,一手一只握住它们,从奶头开始,慢慢地四周揉摸……好光滑、好柔软。你的小奶头硬起来了,红红的、圆圆的,看啊,你的小奶头流出了白白的奶水了……「我正值哺乳期,真的有一丝的奶水在流出来。」
    好厉害,他怎么看得这么清楚呀?「来,把你的右手慢慢地往肚子上面移动,慢慢地。慢慢地。你的小手滑到了圆圆的肚脐眼上,用你的食指在深深的肚脐眼里旋转、旋转……接着往下面移动。你摸到那块隆起的小肉丘了吗?你摸到了小肉丘上稀疏的阴毛儿……好漂亮的屄毛儿呀,软软的、亮亮的,再往下伸,伸进你紧紧的小三角裤衩里,轻轻地抚摸那温热的屄唇儿……淡淡的香气从你的小裤衩里散发出来,我陶醉了,啊,我的鸡巴硬了,我的大鸡巴硬了,顶的裤衩就要破了……」
    我感到呼吸急促,我从来没有这样玩过,我浑身每一根敏感神经都被远方的这个男人激发起来了。我燥热的厉害,我感到口渴。「亲爱的小宝贝,把你的手拿出来,放回你的键盘上,回答哥哥几个问题。」我抽出了裤衩里的右手。「妹呀,告诉我,我摸得你舒服吗?」「哥,我舒服,你摸的我舒服。」我的手颤抖的厉害,好不容易打完了字并发了出去。「你想我吗?是不是马上就想我搂住你?」
    我暗暗佩服这个男人的手段。他太会挑逗女人了,相隔着数百里,他仍然能把我搞得慾火焚身。我的前男友和我的丈夫那样肉贴肉地亲我、摸我、抠我,我都没有这样亢奋过。「想,我真的想你,想你马上就来搂住我。」「你想不想摸我的鸡巴?我的鸡巴现在还是硬梆梆的。你知道吗,我的鸡巴绝对是大号的,又粗又长。」
    「想摸,我想摸哥的大鸡巴。哥,你的鸡巴真的那么大吗?」「真的,你两只小手也未必能握满它。你喜欢什么样的鸡巴?」此时的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语言放蕩的淫妇。
    原来淫秽的语言也能如此令人兴奋!怪不得我丈夫经常求我说一些淫蕩的话给他听。「我喜欢哥这样的鸡巴,又大又粗又硬!」「好啊,哥哥的大鸡巴马上就给你。你给哥咂鸡巴吗?」
    「我咂,只要哥舒服,我给哥使劲咂。」「那精液出来了怎么办呀?」「我给哥吃下去!」「你不嫌弃吗?」「不嫌弃!」我肯定地回答。想不到,我这么快就和阿娇她们一样了,我明白了她们为什么那样淫贱地取悦于网友。是雄雄燃烧的性慾之火烧得包括我在内的女人们,心甘情愿地变成了男人们的玩物!!如果现在牛郎也问我是否愿意舔他的肛门喝他的尿,我也会像阿娇她们一样回答:「愿意,我十分愿意!!」还好,牛郎没有继续问下去。「我们接着玩,我要开始操你了。愿意吗?」牛郎说。「我愿意叫哥操我。
    可是你怎么样来操呀?摸不到哥的鸡巴,我会不会遭罪啊?」我很担心看不见摸不到真鸡巴而就这样过嘴瘾带来的性慾折磨。热辣辣的淫水已经从我的阴道里向外流淌。「你放心吧,我肯定叫你爽,肯定叫你有高潮。」
    「首先,你把裤子脱掉吧,省得一会儿再脱麻烦。」牛郎说。「脱光吗?内裤也不留?」「不,把内裤留下。你的内裤也是蕾丝的吧?」「你怎么知道这样详细呀?你是千里眼吗?」
    我开玩笑道。「我是猜的,像你这样的白领丽人,都喜欢穿那种性感的裤衩。我好像看见你裤里面的那个小东西了!」「你看见了什么?」我挑逗他说。「红红的、肥肥的,当然是你的小骚屄了。我还看见你的屄缝里正往外淌淫水呢!裤衩是不是都湿透了呀?」
    我脱掉了长裤,全身只剩下一条窄小的三角裤衩。「接下来呢?我脱完了。」依旧我坐了下来。「像刚才一样,你不用再回复我了,就照我的话去做。」我不知道他将怎么来操我。「闭上眼睛,轻呼吸。想像我的鸡巴。看到了吗,我的鸡巴就在你眼前晃动……」我的眼前真的出现了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,他赤身裸体,跨下一根像我手臂一般粗的鸡巴直直地竖立在黑乎乎的屌毛丛中,他的鸡巴在颤抖、在晃动。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牛郎。
    「我正慢慢地靠近你,我手里握着你期待的大鸡巴!我的鸡巴头在流淌着亮晶晶的精液。你闻到我鸡巴的骚气了吗?」在他的提示下,我彷彿闻到了男人鸡巴的特殊骚气。前男友和丈夫的鸡巴的气味几乎一样,看来男人的鸡巴都是那种气味。「把你的大腿慢慢向两边分开,直到张不开为止……用你的右手食指在你肿胀的阴唇中间上下蠕动……向上,摸到你那小豆粒一样的小阴蒂头了吗?它是你屄上最敏感的部分。
    在你没有男人在身边的时候,抚摸它,你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美妙快感……摸到了吗?轻轻地揉,对,就这样……」我完全按照他的指示去做。我的淫水越来越多,已经淌到我的臀沟,湿润了我的裤裆。「站起身来,慢慢地脱下你的小裤衩。
    眼睛不要离开电脑,看着我的每一步指示……「我脱掉了身山这最后的遮羞布头。就在我站起来的那一瞬间,臀沟里面的淫水顺势淌到了大腿上。
    幸好我喜欢的男人没有和我面对面,否则,这么汹涌的淫水会令我难为情的。」好,双手扶在桌子上,慢慢伏下你的小腰,把你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来……想像着我就站在你的屁股后面,我握着大鸡巴,等待着你摆好姿势就来操你的小骚屄……「我慾火焚烧,阴道里面就像有千万只蚂蚁撕咬着,我渴望男人的阴茎赶快操进来。」把你的右手伸进你的大腿中间,轻轻分开你的阴唇……呀,你的屄里流出好多骚水呀……你现在很渴望我的大鸡巴是吗?我的大鸡巴就在你屁股缝边上晃蕩,你把大屁股再撅一撅,它马上就要触及到你的屄口了……
    「」我的亲哥哥,你别这样折磨我啦,快用大鸡巴狠狠地操我吧!操我!我要大鸡巴!「我情不自禁地开口呼唤他了。好在他并不能听到我淫蕩的呼唤。」把你的食指慢慢地往屄里捅……捅进去、抽出来,再捅进去、再抽出来……你的屄好烫、你的屄好紧……一个指头是不是不够粗呀,好,再把你的中指也插进去……噗哧!噗哧!我好像听见你屄里发出的声音了……来,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……快点儿,再快点儿……那不是你的手指,那是我又粗又硬的大鸡巴,夹紧它,夹紧它……你的淫水溅出来了……你是个小骚货!
    「我用力地抽插着,我呻吟着。我扭动着腰肢,我晃动着屁股。我的左手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键盘,一连串字母和数字混杂的乱码传到了牛郎那边。细心的他看出是我高潮迭起而失手所致。」妹,骚妹妹,亲亲的老婆,你来高潮了是吗?你来了,你肯定来了!我把你操的来了高潮!「我的阴道一阵痉挛,难以名状的快感从我的阴道里面向身体四方发射,我浑身就瘫软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……
    我的眼睛一阵模糊,看不清牛郎接下来又发过来什么话。我喘息着、呻吟着……我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。他没有真正用他的鸡巴来操我,仅仅是用QQ这样的方式挑逗我,就把我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快乐颠峰,他太厉害了,他就是世界玩弄女人的高手!!我被他彻底俘虏了!我愿意成为他胯下的奴隶!!
    一束暖暖的朝阳透过白纱窗帘映射到我赤裸的胴体,不知不觉中,我俩聊到了天亮。因为白天都要工作,我俩下线了。我们约定晚上继续聊。
    虽然熬了一宿,由于兴奋,我居然没有感到睏倦。那天,我完成的工作量也比平时多了一两倍。「人逢喜事精神爽。」这话一点不假。
    想起自己晚上和牛郎说过的那些淫秽的话,想到我那样乖巧地按照他的指令,作出了那样淫蕩的动作,我偷偷地红了几次脸。从这天起,我彻底背叛了我的丈夫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 激情综合站:我要黄色网站_天天色夜夜干哥哥射_黄色美女图片_巴西色情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